<code id='794D060768'></code><style id='794D060768'></style>
    • <acronym id='794D060768'></acronym>
      <center id='794D060768'><center id='794D060768'><tfoot id='794D060768'></tfoot></center><abbr id='794D060768'><dir id='794D060768'><tfoot id='794D060768'></tfoot><noframes id='794D060768'>

    • <optgroup id='794D060768'><strike id='794D060768'><sup id='794D060768'></sup></strike><code id='794D060768'></code></optgroup>
        1. <b id='794D060768'><label id='794D060768'><select id='794D060768'><dt id='794D060768'><span id='794D060768'></span></dt></select></label></b><u id='794D060768'></u>
          <i id='794D060768'><strike id='794D060768'><tt id='794D060768'><pre id='794D060768'></pre></tt></strike></i>

          发新帖

          美国奥克拉荷马州黑山轶闻录_越南人妻暴雨中被强制侵犯

          2022-01-24 10:26:17 063

          导读:本文较长,但是故事很刺激。奥克拉荷马州(一)这篇的介绍会比较冗长,而且也不会有太多灵异点,但是有许多故事关联性的东西我还是想要跟各位板友介绍一下,而且我编写这篇的同时,也意外发现许多当时不以为意的东西,其实都在一一实现中,甚至有些仍然在持续进行,即便是这篇故事发生的当下已经是2008年,但是5年之后回过头来看许多当时的对话或预言,似乎冥冥之中都慢慢成真了。

          奥克拉荷马州,美国南部一个拥有最多印第安保留区的州郡。同时也是美国原住民人口最多的地方,在这里很多美国原住民只能在贫瘠的保留区内过着靠救济金生活的日子,许多过往美国原住民辉煌的历史和文化,在这边只是变成对观光客贩卖的商品和表演。甚至连许多美国人可能连这州发生过什么样的历史故事都不清楚,而我却在留美的毕业前夕因为一个自己的选择而跟这个地方有着不解之缘。

          黑山(BlackMesa),照字面翻译应该译为黑色高原,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黑山这个译名,毕竟这座山在原住民眼中视为圣地,黑山比较让人有神秘莫测的感觉。而我会从2,500公里外的纽泽西来到奥克拉荷马州的美国原住民圣地,这故事大概要从2006初年说起;当时我刚到美国人生地不熟的,没啥朋友语言也不太通,只好把从台湾带来的魔兽世界拿出来玩,但是跟台湾又因为有12~13小时的时差,所以也很难跟台湾朋友常常同步连线。

          而我表弟看到我玩台版玩的很厉害的样子(其实很弱,只是因为游戏里面人缘还不差,就还可以出公会团骗骗人),就拉我一起去玩美版,而我也慢慢在美版结交了一些朋友,其中最特别的就是Mato这个玩家。起初,我对这个玩家会有印象是因为我以为他是日本人,玩的角色又是很少人愿意玩的牛头人萨满,所以常常会找他一起出团;渐渐熟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是个美国原住民,之所以会玩萨满是因为他祖父就是萨满,而他的名字Mato就是他祖父给他取的,他祖父是苏族人,而Mato在苏族语的意思是大熊,后面会介绍到这位神奇的萨满祖父。

          我们几个跟他比较熟的都会叫他酋长,但是他好像还是比较喜欢我们叫他Mato,起初我只觉得Mato跟其他网上朋友没什么不一样,就是上线聊天一起出团,然后一起开语音软体互亏对方,但是我在一次闲聊中跟他提到我的两门毕业课选的是关于魂断伤膝河(BuryMyHeartatWoundedKnee)这本书以后,他似乎对我写的内容很有兴趣,而我也在知道他的真实身分后觉得他可以给我蛮多建议的,就慢慢变成颇要好的朋友。

          而我在写毕业报告的过程中,慢慢了解到原来黑山在印第安历史中的地位是多么重要,后来我有次半开玩笑的问他我可能要在感恩节飞去加州找朋友,中途可以先绕道去找他参观一下黑山,没想到他竟然一口答应了我这半开玩笑的请求。于是我在2008年的感恩节假期飞去奥克拉荷马州找他,本来以为他住的地方应该离奥克拉荷马市应该不远,结果我开着租来的车开了快要5个小时路程才开到GuymonCity他居住的城市。

          还好我抵达这个很像西部电影小镇时还没天黑,而且也有跟Mato连络上,于是又跟着他的车开了约莫30分钟,才到达他们位于郊外的农场。我作梦也没想到线上认识的印第安朋友居然会是个开农场的,抵达农场时刚好是傍晚时分,跟他家人一同用餐时他们家人也对我很感兴趣,因为Mato几乎很少邀请朋友到家里来。我跟Mato挺有默契的回答我是为了学术研究报告来请Mato帮忙的,而我们两个对于要去黑山一事只字未提,事后想想我们两个年轻人也蛮不怕死的,虽然黑山已经被规划为国家公园,但是会到那边去的游客不多,而且当地人也很少会靠近圣地,毕竟那个地方被很多族视为禁地。

          当天凌晨,农场鸡舍养的狗不停狂叫,吵的Mato老爹不得不走去鸡舍查看,而这时才发现鸡舍的鸡居然有3、4只被咬死了,Mato老爹气得把看门的狼犬扁了一顿锁进狗屋,狼犬也满腹委屈的躲回狗屋内。隔天一早,老爹要去鸡舍把昨晚的死鸡给抓去丢掉时,惊觉怎么死鸡跟狼犬怎么都不见了?他更气的大骂那只笨狗吃里扒外,竟然把死鸡叼走后烙跑;但是他仔细一想不对劲,狗怎么可能把锁链解开烙跑,除非是Mato放它出来。

          但是这时Mato才刚起床要准备和我出门,于是他问Mato早上有没有去鸡舍把狗解开,我和Mato都一头雾水的说没有,他老爹这时喃喃自语了一句:“难道是那家伙又出来了吗?不可能啊,他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我和Mato两个互望了一眼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借口我们要去镇上晃晃顺便找点资料就出门去了。

          我们出门后先去镇上Walmart买了一些东西,手电筒、水、饼干、绳索、防滑手套、急救包、还有两把登山小刀以备不时之需。买齐后还绕去麦当劳买了两份外带当午餐后,我们就开始往黑山出发,其实我们要去黑山找什么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就是觉得去那边总是会看到或找到一些我们从来不曾看过的东西。因为Mato自己也说过,他住在黑山附近这么久从来没看过或听过大人去黑山,就算是他那白人老爸,一个不太信印第安人传说那套的铁齿老爹也是不曾听他去过那边。即使我们只打算当天来回,两个人却也莫名其妙的买了一堆装备搞得要去攀岩一样,结账时总共买了将近200美金的装备连我们自己都吓了一跳。

          也许就是这种要去冒险的屁孩心态,让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上山之后发生的事情比我们想的严重许多。我们把车停在入口处之后就朝着人烟罕至的登山步道往上爬,11月的山上温度大约只有摄氏5-10度左右,而且山上毫无树木可遮风避雨,只能任凭寒风在脸上刮,而且一路上寸草不生,连附近的露营点在这寒冬期间也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我们在入口处看了一下指示牌,往山上走大约15公里就会看到山顶的标高点,我们两个预计徒步可以在3小时内走到。

          出发当时大约早上10点,我们带着简便的装备、带去山顶的午餐、一人一加仑的水,就这样出发了,一路上视野都很开阔没有什么遮蔽物,顶多就是一些矮灌木丛和杂草,加上坡度其实也不会很陡峭,所以周围的景致一下子就看腻了。我们边走边聊着游戏的攻略公会的八卦等杂七杂八的事,只觉得没过多久我们就快要爬到山顶了,这时的时间却已经快要中午1点半。

          于是我们在山顶把午餐很快的嗑完后,环顾了四周似乎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文物,除了山顶标高纪念碑之外,我们在山顶什么都没有找到,还有看到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兽骨之外,真的什么都没有。连Mato自己也很失望的说,怎么他这美国原住民都感觉不到黑山的神圣力量,我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赶紧劝他别乱讲话,小心等等祖灵跑出来教训你;可能我的口气也不是太认真,反而引的他哈哈大笑以为我在乱靠背他。

          这在两个人一边闲聊一边收拾东西下山的时候,突然听到远方山脚下传来一声类似狗又类似狼嚎的叫声,我们两个心里不免一惊,该不会这个时节还碰到狼群出来狩猎吧…我问了Mato他有听过这种叫声吗?他说这应该不是野狼或郊狼的叫声,但是他也开始有点紧张了,于是两个人开始往山下快步疾走。也不知道是心里因素还是真的有动物追上来,总觉得背后的灌木丛会传来窸窸簌簌的脚步声,再加上山上空旷风又很大,更让人觉得那种声音会有草木皆兵的感觉。两个人快步走了10分钟后,Mato突然发现我们好像在原地打转,可是我们两个人都觉得不可能啊,明明就是往山下走,而且也感觉有一直持续在往下坡的路径,怎么可能会原地打转?

          我问Mato:“你真的确定我们在原地打转? “他说如果我们一直往前移动,那太阳的位置应该也会有变动,但是我们走了10多分钟了太阳的位置却似乎没有变动,这点不太合理,而且我们又因为一直被那窸窸簌簌的脚步声给影响而有点偏离登山小径,似乎那声音一直要把我们赶到某个方向去。他这时决定跟着主要小径走,不要被那声音给影响而改变了路径,于是我们不管那声音出现在哪,反正跟着小径直走就对了,渐渐的脚步声的频率也越来越少出现。

          我们走了约莫2小时后,我这时察觉后面追赶的脚步声不见了,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后方的山顶高处站着一个身穿兽皮的人旁边跟着一只不知是狼还是狗的动物。我有点不知所措的喊了Mato一声:“Mato,后面那啥鬼?怎会有个男的在摄氏五度穿个兽皮和短皮裤站在山上?该不会是山神还是祖灵之类的吧。 “Mato被我这样一喊也停了下来往后看,他说:“管他的,赶快下山了,你没发现天色越来越暗了吗?太阳快要下山了! !赶快烙跑离开这里比较重要。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怎么时间已经接近4点半了,两个人开始飞奔下山,大概跑了15分钟后终于抵达山下停车的地方。

          两个人这时才开始松了一口气,慢慢回过神来开始准备把背包丢上车离开,就在Mato和我打开车门的时候,Mato突然被只大狗咬住背后的包包,他这时吓得喊:“干! !这啥小,快帮我把这鬼东西弄走! “我拿起背包就往他背上猛砸,那大狗反应很快的跳开,然后恶狠狠盯着我的下一步举动,Mato从地上跌坐后站了起来从包包掏出小刀,看到那只狗之后他的反应呆住了,他喊了声:“Budd越南越南可以免费看黄台的频道人妻暴<越南男女啪啪进出阳道越南男女配种超爽免费视频猛进strong>越南我和闺蜜在被八人伦雨中被强制侵犯y? (伙计)“

          我看到他有点愣住,赶紧大喊:“快上车! ! “就抓住他背包把他甩进后座。我一上车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车门都上锁,惊魂未定的问他,你叫那狗伙计?你认得那条狗?他还是有点吓傻的说:“对…那是我爸早上问我的那条狼犬,我看着他长大的,他刚刚完全不认得我了…“我这时有点不知道这是演哪出,难道我碰到现实版的“禁入坟场“就对了,我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于是我发动车子加足油门离开。

          一路上Mato慢慢开始回神,他说:“我们等等先不要回我家,先去镇上晃晃喝点东西,之后再去找我外公,他应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Mato外公就是我上一篇提到的萨满,他的名字叫Chatan,苏族语是苍鹰的意思。我这时还是有点没办法平复我的心情,有点大吼的对他骂:“靠背啊,你差点被你从小养大的狗给咬死,如果没有那个背包帮你坦住,你早就被咬断喉咙了;然后我们那时候在山上看到那个穿兽皮的男的又是啥毁?你感觉就是知道一些什么啊?妈的,什么都不跟我说是怎样?你难道还要我解完任务才能知道谜底吗? “我对他吼完这些之后感觉稍微舒畅一些。

          是我没注意到前方的路上有只动物眼睛的反光,等我吼完看到时已经有点来不及刹车了,我更怒骂一声:“干!这车租来的,闪不掉了,挫赛。 “我很努力的想要闪开前方的动物,因为按照那动物体型撞下去我的前挡和引擎盖铁定锚掉,到时候要赔租车公司赔到死,因为我那时候为了省钱没有保全险,当下内心只有闪过要赔钱这个念头。这时Mato反而像是清醒过来一样大喊:“不要管那动物了,撞过去! !不然你急刹车会翻车的! “

          我听他这样一喊索性心一横就没急煞往那动物撞过去,但是撞到那动物一瞬间,我们只感觉不像是撞到动物,而像是撞到一块布的感觉。而我在撞到之后刹车煞了10公尺左右才停住,我们两个面面相觑很疑惑到底撞到了什么,那动物看起来明明就是只灰狼啊?怎么可能撞到之后我的车连道刮痕都没有?于是我们倒车回去查看,只见地上一块灰色狼皮,他看到之后很紧张的冲下车把那块皮毛捡走后冲回车上叫我赶快开走。

          我看他马上把那块毛皮往后甩到后座去,右手还有点微微的颤抖,我问他那块毛皮到底是干嘛的,而且他干嘛那么害怕?他有点紧张的咽了口口水说:“他回来了,我外公小时候跟我说过他的故事,他说兽皮是兽行者(SkinWalker)的伪装;我们得立即去找我外公了,我也要叫我爸一起过去,他可能也会有危险。 “

          我听到Mato这样一说内心也紧张了起来,把原本要开1个半小时的车程缩短到45分钟就飙到,Mato这时也在半路上打给他老爸,跟他老爸说他要去外公那边一趟,希望他老爸也能一起过去。我甚至可以从电话中他老爸的怒吼感觉到Mato老爹的愤怒,我完全不需要Mato跟我说就可以听到他老爸骂他的内容:“你他妈的又惹了什么麻烦?居然要弄到你外公那边去?你明明知道我最不喜欢跟他打交道的,你还硬要我跟你过去?你这摆明是找碴! !你先说是怎么回事,不然你别想我踏进外公家门一步! ! “Mato这时也急了不知道怎么跟他爸说今天的事情,只能畏畏缩缩的小声讲说:“我看到他了,他回来了…“

          Mato老爹:“你他妈的在说谁回来了?干嘛不讲是谁?你以为他是佛地魔吗?不能讲他的名字是不是,操? “

          我和Mato:“…“

          Mato只好乖乖招了出来:“我看到Skinwalker了…“

          Mato老爹:“…“

          后面他老爹就没有再用吼的跟他说话了,不过听得出来他老爹心里也有底这迟早会发生的事情。我这时心里也是忐忑不安,我怎么会没事卷入别人家这种类似电影情节的内容啊…后来开到Mato外公家,一栋看起​​来很一般的木造房子,但是因为门口竖立了两支白头鹰的图腾让整间房子看起来更加神秘莫测,Mato蹑手蹑脚的敲了一下门,门没上锁一推就开了。他外公坐在一张摇椅上抽着烟斗,从背后看来只是一位满头白发的长者,但是当他转过来看我的的时候,那股看透一切的眼神让我紧张到说不出话来。

          Mato外公用苏族语问他:“这就是你东方来的朋友? “后续他们祖孙的对谈都是用苏族语,我一句话都听不懂,偶尔Mato会翻译一些让我了解一下,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Mato跟他外公叙述怎么遇到SkinWalker的。听完Mato的叙述,他外公听完只是摇摇头叹口气,用着不甚流利的英文对我说:“我从小就告诫过他不能靠近黑山,我也知道迟早有天这事情会发生,只是没想到会是因为你而发生,现在你也脱离不了关系了。 “他外公对我端详很久,握着我的手似乎在感应一些什么,突然口中发出一声类似鹰啸的声音,开始慢慢用一种类似吟唱的方式对着我用苏族语说出他看到的东西。

          Chantan:“来自远古东方的旅人啊,你的家人正在受着苦难,你的困惑没有人了解啊,但是你的灵魂善恶参半!现在的你将会重复着家族的宿命,成善成恶将会是你要面临的抉择。现在的你还是只雏鸟,会变成乌鸦还是苍鹰都是取决于你;不要成为有小聪明的乌鸦,而要成为眼望大地的苍鹰啊!当你回到你的国度时,你家人的磨难将会结束,而他将永远成为祖灵眷顾着你;那时如果你的抉择是苍鹰,你将会遇到猛兽相伴,且继承家族的宿命,那么我们将会再次相见。如果你不幸成为乌鸦,愿祖灵和苍鹰指引你的路。 “

          当下听到老人家用苏族语在吟唱时,我虽然听不懂内容,但是我却深深受到感动,等到Mato翻译给我听的时候,我眼泪都快流下来了,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热泪盈眶,这篇预言我会在后记里面提到每段文字的内容所代表的意义。接着Mato老爹赶来了,他进门时满脸的不情愿,但是他一进门还是乖乖脱下帽子用苏族语问候了老萨满,然后转过头来看到我就一脸不悦的说:“我是不知道你这亚洲人是来干嘛的,但是从你昨天一来我家就没好事,现在又跟我儿子惹上这种天大的麻烦,你最好祈祷这次事情结束之后Mato会安然无恙,不然你大概也不用回去你本来的地方了。 “

          老萨满挥手制止了他发言,慢慢开口用苏族语说道:“Mato会碰上这种状况也不是他愿意的,如果当初你(Mato老爹)不要那么鲁莽,那可能也不会发生今天这种情况。 “讲到这里Mato老爹头又更低了。这时Mato终于忍不住开口发问:“到底那个兽行者找上我要干嘛?而且跟老爹又有什么关系?怎么阿公会这样说老爸当初不要那么鲁莽就没事了? “

          Mato老爹听到这里只深深叹了一口气道:“这要讲到27年前我和你老妈相识的时候了,当年我是个漂泊的浪子,骑着重机到处游山玩水,还曾经靠着赌博在赌城一夕致富,后来在27年前奥克拉荷马市的国庆日烟火园游会中碰到了你老妈;那时的她真的美到是让我目不转睛,而且路上还不断有男子要跟她搭讪,但是你老爸我还是艺高人胆大的去搭讪她,而且还因为变了个小魔术给她和女伴看,当场就从路人甲变成护花使者。 “

          讲到这里老萨满咳嗽了一声:“跟Mato讲重点。 “老爹继续说:“后来因为有其他部落的人也对你老妈倾心,眼见你老妈居然被个白人把走,更是忿忿不平的要找人对付我,后来我送你老妈回家时被人家暗算,竟然3个人打我1个,而且还有人居然拿刀要捅我,幸好我江湖上也不是白闯的,长靴里面总是藏把左轮,马上掏出枪砰砰两枪打在地上就先把两个小卒仔吓的屁滚尿流,带头那个更被我又开一枪打到腿连站都站不起来,两个卒仔把老大扶着跑走了。

          后来听说被打到腿那个老大变成瘸子,但是还是不死心的想要报复,传闻对方后来就去找到兽行者拜师学艺想要来复仇。只是后来对方来报仇时,你老妈已经因为生你难产过世了,而我也已经离开当时住的地方,离开前把你托给外公抚养,对方可能看到如此,已经不知道要去哪里找我报仇,而且看在外公在族里德高望重也不敢撒野,我后来等你比较大了才回来这里开农场陪你过着隐姓埋名的日子,可能对方看到我又回来而且你也长大了就又兴起复仇的念头。 “

          我在旁边听到这段简直比以前小时候看的中国民间故事还扯的故事,一时之间也是听得目瞪口呆,Mato则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总之,到这个地步事情总算比较明朗了,我也不用再跟魔兽世界的NPC一样头上挂着一堆问号要把任务一个一个解开才能知道答案。只是我还是有个疑问?这一切,都干我屁事啊?我只是找Mato去黑山爬山刚好碰到仇家来报仇,那仇家连我一起追杀干嘛?这不科学啊!而且怎么会连老萨满都说我已经脱离不了关系了?我又不是在演“终极警探3“那个倒楣的SamauelJackson扮演的Zeus角色……

          我听完老萨满和老爹各自讲古完之后,按耐不住我的好奇心,小声的问了一句:“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对付那个兽行者? “Mato老爹白了我一眼:“现在是21世纪,当然是用枪啊?不然咧?难道还用圣水和十字架加上圣经驱魔吗?你当你在演大法师喔? “我被他老爹这样呛了一顿,只能把想说的话吞回肚子里面去,虽然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他老爸开口讲话,只是觉得一个中年人这样呛我这小辈心里还是觉得蛮呕的。

          老萨满依旧维持那个沉思的姿势摇了摇头开口道:“你当年开枪打伤的人还没学会兽行者的法术,现在他敢回来找你们父子俩算帐,一定是有把握了才敢出手,我现在也年纪大了,就算是我出手帮忙也未必有把握可以赢他;而且苍鹰擅长的是俯瞰大地和洞悉未来,当苍鹰落地时也没办法和狼族或熊族匹敌。 “这时Mato接话说:“我们往这里的路上有和他遭遇,那时他在路上幻化成一头灰狼让我们差点翻车,可是当我们开车往那头狼撞上去的时候,只有撞到一张狼皮。 “

          老萨满顿时眼睛一亮道:“把那张狼皮拿给我看看。 “Mato跑回车上后座把那张狼皮给拿了进来,老人家抓着那张皮革端详了一张,然后双眼紧闭并仔细触摸着那张狼皮。约莫5分钟后他老人家终于张开眼睛缓缓说道:“对方应该学艺还不够到家,所以狼皮才会需要这么大一张,一个真正的兽行者是只需要携带一小撮动物的毛发就可以触发动物的力量;但是对方以前的身体有受过伤,应该无法完全发挥动物的力量,所以主要都是靠施展幻术去造成别人的恐惧或混乱,再趁别人恐惧或是混乱时向目标下手。 “

          我回想从我们在山上和兽行者遭遇的种种迹象,对方的确就像老萨满讲的,并没有越南男女配种超越南可以免费看黄台的频道爽免费视频越南男女啪啪进出阳道猛进ong>越南人越南我和闺蜜在被八人伦妻暴雨中被强制侵犯要直接对我们下手,而是利用一些当时的景物造成我们混乱,之后攻击Mato的大狗说不定原本想伪装成Buddy的模样想让Mato放下戒心,只是没想到有我在旁边搅局坏了好事。后来甚至在路上假装成灰狼被车灯照到傻住,想让我们自己因为惊慌失措而猛踩刹车出意外,只是没想到我们两个人会这么没血没泪把那伪装的灰狼辗过,这点让兽行者应该也是始料未及。

          老萨满这时下了一个结论,对方的能力可能只够产生一些幻术让目标因为自己出意外而身亡,因此只要在身上配戴一些能够看透或破解幻术的物品,应该就可以防范对方暗算,可是这终究也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仅能保得一时平安,难保对方不会使用更多的伎俩来暗算我们。只是Mato还可以靠他外公保他平安,但我这路人甲可就没那么好运了,毕竟我回到纽泽西后可是没人罩的状态,万一路边随便窜出一只黑熊都能轻松KO我,但苍鹰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人家,总是会有些压箱宝可以拿出来挡一下。

          他老人家这时起身走回房间内东翻西找了一下,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两样东西要交给我。我那时刚看到那两样东西还顿时一头雾水的,第一个是一样看似平凡无奇的印第安传统饰品捕梦网。捕梦网在印第安传说中是用来挂在床头用来捕捉恶梦,让人可以一觉好眠的饰品,我当下看到这个有点傻眼,老萨满当然也知道我内心一定一堆问号。还不待我开口就叫Mato翻译他说的话,老人家的意思是说这捕梦网的故事可不是跟一般饰品店看到的廉价品一样,这是在他前一任萨满(也就是他的外公)得到从苍鹰祖灵掉下的羽毛所编织而成的饰品,只要门口挂着这个捕梦网就不会被邪灵侵扰,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挂在门口的捕梦网。

          而要给我使用这个饰品有一个条件要求:我必须将这东西留在我纽泽西的亲戚家中(因我住亲戚家中),不能带出去也不能借别人使用,至于这是什么原因我也得以后才知道。而第二样物品则是一个鹰爪项链,至于这东西则是只要我出门就得配戴在身上,但是不能露出来让别人看到,毕竟周遭的人是敌是友还是得有所提防,这项链若是被人破坏了我就等于任人宰割了。我听到这样的说明更是提心吊胆的,苍鹰这时还补充说了一句话:“如果哪天项链突然变成焦黑一块,那就代表祖灵成功替你阻挡了恶灵。 “

          我那时候内心只能默默呐喊一声:“那也只能挡一招啊…那下次人家出第二招我不就死定了…难道没了项链我以后要像电影里面的角色有个绰号叫:二招就死吗? “但老人家只给了我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后就没再多说什么了。既然人家都给了我可以短期内自保的法宝,我也就只能默默收下。但是在我离开之前我还是想把​​内心的疑惑给解开,所以我还是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Mato一到黑山就会被Skinwalker找上?而我也因此脱离不了连带关系? “

          苍鹰大概没想过我是个好奇宝宝会问这个问题,有点愣了一下就示意我坐下慢慢跟我解释。根据他的说法,黑山有点像是可以让所有祖灵或恶灵的力量在那边可以增强的地方,也就是那是个中立地带,任何人在那地方施展的任何法术都可借地利之便放大或强化;因此若是一般人靠过去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对施术者来说这就是送上门的肥肉,因为这时不但很容易感应到目标,也会因为涟漪效应让法术效果更强。

          听到这边我就明白了,但是我会被连带当成目标这点,老萨满猜测应该是因为我一开始就跟Mato一起出现在黑山,然后Mato被大狗攻击的时候我有反击回去(我充其量也只不过砸了那条狗一个背包而已),应该就是因为这样我的气味或长相被记住了,同时也被对方视为跟班或是守护者之类的…听到这边我又哑口无言了,就因为我长的比较凶恶也会被盯上…那我真应该怪我妈没有把我生的跟纳豆一样就完全不会有威胁性了! !

          先说明一下预言内提到的家人就是我老爸,小时候我只知道他很厉害很会念书,是猫空大学企管所第一届的高材生,所以总是工作很忙而且老板又很重用他,常常跟着大老板出国考察、出差,曾经有8个年头没回家团圆吃年夜饭。但是他总是会把出差的补贴和奖金拿去买玩具给我和我哥,后来到了我上小学四年级后,我老爸终于受不了这种没家庭的日子换了工作和老板。

          而这也逐渐开启了因亲子相处时间变多而产生种种磨擦,因为我天生就是个爱唱反调的死小孩,我没办法理解为什么我总是得照着我老爸的意思去走他规划的路,而且也因为我只是想反抗他,所以我也一直很困惑我到底要的是什么,我想走的路又是如何?也因此我一直到了高中、大学还是不断的想反抗我老爸的意思,直到了高中升大学的那个暑假,我找到了网吧这毒品可以让我忘却家中的烦恼,那是个网吧贵到靠北的时代,我记得一小时最便宜的也要40块,贵一点的要90块,但是我就跟吸毒一样,把所有的钱都拿去网吧;常常上课都在恍神中渡过。

          下课就去网吧把自己沉浸在CS的杀戮中,甚至跟朋友组队去打比赛或跟人家岔赌CS,靠赢来的奖金和家里给的零用钱继续打网咖,现在想想那时的行为真的跟吸毒没两样,而我自己一直对未来也没什么想法。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到大二,又刚好那时候跟当时女友分手,我根本无心课业甚至不知道哪根筋不对,自己去偷偷办了休学,想要先去当兵之后重新思考人生出发点,结果我老爸当然是气到七窍生烟,但是兵单都已经来了也只能让我先去当兵。

          只是这个休学的决定应该算是影响我一辈子的一个重大决定,因为我老爸觉得要把我先跟狐群狗党断开连结,所以我退伍后就被老爸丢到美国念书,至少他觉得在荒郊野外的纽泽西我没办法做怪,而我也只能默默接受他的安排。很多人可能觉得可以出国念书应该是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奢望,只是对我来说我觉得那是个把我放逐边疆如同苏武牧羊的决定,所以我刚到美国时内心只有不安和困惑,因为我觉得我当完兵了,可以自己去规划我想过的人生,只是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我老爸已经得了胃癌。

          虽然有及时发现将胃切除,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我,所以等我出国三个月后才跟我说他得癌症而且切除胃的事情。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我老爸在电话那头语重心长跟我讲完话后,我没有不耐烦的挂掉电话,而是内心充满着不安和愧疚,而且我出国期间我老爸还是抱病上班就是为了要让我安心念书。至此,我也慢慢习惯了美国单调的生活,且逐渐对老爸的安排慢慢释怀,当时甚至还天真的想着赶快念完书拿到学位,或许可以在美国找到工作让他们放心一些。

          只是回到听到苍鹰预言的当下,从他口中说出:“你的家人正在受着苦难,你的困惑没有人了解啊。 “当一个对你一无所知的人居然能够讲出你心中的不安和困惑,那股内心的震撼真的是笔墨难以形容;尤其当我一个月后又得知我老爸的胃癌居然转移到其他部位,脑海中顿时又浮现出苍鹰的预言,我马上跟学校请假1周紧急回台湾探望我老爸开刀,虽然医生说手术成功,但是老爸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大圈。

          看着他只剩我一半粗细的手臂握着我跟我说:“加油!我会撑到你拿毕业证书回来! “我当下真的只流下两行热泪说不出话来,写到这里再想到当时的情景,我还是眼眶泛红有点写不下去了……后来等我老爸手术完出院回家休养后,我就赶紧回学校把最后一学期的课做个了断,甚至有两门课跟老师拜托让我交完期末报告就可以先返国陪家人,但是那时候才在学期中而已,距离学期结束还有1个半月。

          那时的我简直是度日如年,从每个礼拜打一次电话回家变成2~3天打一次电话回家,就这样持续着一直到学期结束前一个礼拜,内心这时已经比较轻松了,同时也开始逐渐收拾行李准备托运回台湾,就在倒数第二堂课交完期末报告后,下课时内心还很开心只要再交最后一篇毕业报告就可以回台湾了。

          就在当天美东时间晚上约8点时,台湾时间早上8点左右,当我抱着愉快的心情收拾着最后一箱行李,想着明天早上去学校交完报告跟所有老师告别后,就准备搭后天晚上返台班机回台,这时我阿姨接到我妈从台湾打来的电话说我爸病情突然恶化,化疗做到一半整个人抽蓄后就被送进加护病房,医院两个小时后就发出病危通知,我妈要我改搭隔天的飞机回台湾。

          听到这消息我整个人都傻住了……顾不得还有一篇报告要交,我马上打电话到机场问航空公司当晚是否还有位子回台湾,幸好当时还没开始暑假返乡潮,当天还有空位,我马上拜托我阿姨带我到机场,同时也把报告传给同学拜托他们帮我转交老师,只带了一个随身背包就冲去Newark机场了。

          赶到柜台当时约莫9点左右,还赶得上11点班机报到登机,我这时根本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第一次觉得搭飞机是这么漫长的煎熬,16小时的航程中我一刻都没闭眼,只是不断盯着萤幕飞航路径倒数还有多久到台北,连空服员和隔壁旅客都感受到我的焦躁,除了喝水和中途转机之外,其余时间我坐在位子上动都没动,只有在阿拉斯加转机时打了通电话回台湾叫信用卡公司的机场接送,我也不敢打回台湾问情况如何,深怕电话那头如果传来噩耗,我怕我会当场在机场崩溃。

          16小时的煎熬总算过去,出关时马不停蹄的往机场大门冲,那时已经是台湾清晨6点,幸好信用卡公司的机场接送没有迟到,我塞了1000块小费给司机,拜托他能开多快就开多快,告诉司机我急着要到医院探望我老爸。司机大哥大约只开了30分钟就回到台北市区,10分钟后抵达医院门口,这时已经是上午7点30左右,我冲到加护病房焦急的询问护士我爸在哪?护士的答案让我喜出望外:“他刚刚上午7点左右转出加护病房了。 “

          但是接下来护士的回答让我整个崩溃了:“呃……对不起,他在楼下助念室。 “我那时双眼布满血丝盯着她看,听到这句话还以为我听错了,我说:“助念室? “护士这时很小声的说:“对……你往这边这方向楼梯下去直走右转到B3就会看到了……“我已经忘记我当时是怎么走下去的,我走到B3时看到门口聚集着我妈和其他亲戚,我只问了一句:“爸呢?他在哪? “

          我妈两眼通红指着助念室里,我哥看到我进来在我爸耳边喊了一句:“弟赶回来了。 “我这时再也无法硬撑下去了整个跪倒在地。到这边为止苍鹰的预言都实现了,我终究还是没能赶上见我老爸最后一面,回国之时是家人成为祖灵之日,但是日子终究还是得继续走下去,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忙着处理后事和开始找工作,在这过程中我也曾经想过,后面的日子里究竟苍鹰还会有什么预言成真?

          最新回复 (2)
          2022-01-24 11:14
          引用 1
          不知从何时起,商场内的电子烟店铺竟多了起来
          2022-01-24 10:16
          引用 2
          如果说当时的德国经济在欧洲还算一枝独秀,那么放在全球经济的大赛场来看,危机之后,德国和整个欧洲跟世界其他经济体之间的距离已经再度被拉大。
          2022-01-24 09:46
          引用 3
          市政厅的塔尖已经倒塌,剩下的只有曾是城市灵魂的残骸。
          返回